10年前笑罗本10年后叹小贝不到30你怎么就秃了?

看着照片中按稀稀疏疏的黑色发根,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头皮。看到了这样的小贝,我终于感叹造物主在脱发基因这件事上,给与每个人了同样的概率。

有人会说,人家有钱,可以植发,据说,小贝两年前确实是植过发的。但是作为一个从大学起就与秃头基因斗争的人,衷心的想对45岁的小贝说:

其实喜欢荷兰队并非是因为什么球技,球星,而仅仅是因为一张彩票。记得那时懵懂,不知道看球之外还有买球这一种技能,但是从2010年的世界杯开始,旁边的同学朋友纷纷走进彩票站,猜比分猜胜负。

在他们的忽悠之下,我花了两块钱巨款,顶着彩票站小姑娘的冷漠白眼,买了荷兰和日本那场比赛的比分。在究竟是买1-0还是2-0的抉择关头,旁边一位扫地老大爷看到我迷茫的眼神,如灯塔一般说了一句:

那天夜里的晚课上到了9点钟,当下课铃声响起,我登时从座上窜起,找到一个能够登陆移动梦网的老哥,让他帮我看看荷兰与日本的比赛结果,老哥看着我愣了几秒,然后不耐烦的说了一句:“1-0。”

第二天,还是盯着那位彩票站小姑娘的白眼,我换来了23块钱人民币。从此,我就立下誓言,除了中国队以外,荷兰将成为我的主队。

之后的事情似乎已经重复说了无数遍,在手机的文字里,在电视的图像中,在南非的草坪上,我见证了荷兰三棍客的巅峰,看着西班牙王朝达到极盛的顶点,也感叹无冕之王的宿命。

第一次知道罗本的时候就感觉到穿越,他名叫小飞侠,可是着空空如也的头顶让我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大侠的风范。再一查年龄,我去,26岁(2010年),没到30就秃成这样了?

4年后的巴西世界杯,秃头的梦魇开始笼罩在我的头顶。秃绝不是日积月累的量变,秃是一种突然就让你天塌地陷的质变。

那是荷兰与西班牙的小组赛,我熬着一夜看了整场,从范佩西飞翔吧荷兰人的头球开始,就进入了如痴如醉的高潮,尤其是罗本脚踏风火轮戏耍当年拦住他单刀的卡西时,那感觉真叫一个爽。

最终荷兰三棍客复仇记在5-1的恐怖比分中收场。此时已经旭日东升,房间里布满了夏日和煦的朝阳,我起身看了看旁边的镜子,秃然发现在这阳光的透视下,头顶上的黑色草原好像有一丝的荒凉。我立即找来同学让他们帮我看看,以防是看了一夜球而造成的幻觉,但同学大哥在仔细端详了一番之后,有些担心的说:

彼时彼刻,纵然是阳光普照,我的心中也秃然布满了乌云。看着镜子,罗本顶着锃明刷亮的脑门,在冲我笑。

秃这件事有点薛定谔的意思,当你没发现的时候,秃可能是一种叠加态、混沌态,秃与不秃就在你的头顶徘徊,但如果你秃然发现了秃的迹象,它就迅速坍缩成一种固定态——就是秃了。

14年的世界杯,为了支持荷兰队和罗本,我还买了一件印有罗本头像的文化衫,锃明刷亮的脑门下是罗本的微笑,我带着头上的凉意穿着衣服走出去,一位朋友迎面走来,十分认真且好奇的问我:

14年的世界杯,荷兰倒在了阿根廷的脚下,那场比赛真正看到了三棍客的老去,纵然罗本还能在草地上飞驰,斯内德还能淡定的绝杀,范佩西还能飞翔,但是当罗梅罗扑出了弗拉尔的点球之后,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,有关斯内德心态的讨论也显得无聊。

罗本和荷兰队出局了,有关我头顶的凉意更加深刻。于是我觉得早些下手,扼制头发过快脱落的趋势,买来生姜洗发液,买来了南方黑芝麻糊,因为在传统的认识里,这两样堪称拯救秃头的神器。但用了一段时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,于是我病急乱投医,去看了我从来不屑一顾的中医。

接待我的中医是我们当地十分出名的,他从小患有小儿麻痹,但是凭借着旺盛的求知欲自学中医,终成一代大家。

在大家的中医门诊,我以为会望闻问切,但大家只是看了看我的头顶,然后就说:

之后,大家给我介绍起了这个“精”字,“这个精,可不是男性的那个的精,而是体内运行之气血,所谓精气神……”

那段日子,我周身上下都散发着中药味,但遗憾的是我没有吃完就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,参加工作。

在这个比较大的城市,生活节奏很快,更快的是掉头发的速度,生活的压力让我忘记了我是谁,更加稀疏的头顶让我更加慌乱。人都说中医治本,西医治标,如今我不求本了,能把标弄好也行啊。

下定决定,攻克难题。抽一支烟,然后转身走进了一家知名的医院。迎接我的是一个中年男医生,看气质不凡,号称专家,说话很客气,上来就问我哪里不舒服。

专家一笑,“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脱发,一种是斑秃,一种是脂溢性,你这属于脂溢性,是因为雄性激素分泌过剩,只能扼制,不能根治,你结婚了么?”

“我给你开个药,这个药有个副作用——阳痿。但别担心,只是在你吃药的时候才有,不吃的时候就恢复了。”

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吃下那个药丸,因为吃了也没用,吃的时候确实能够扼制,但一旦停止,秃头这个小恶魔还是会卷土从来。

因为秃头是一个无解的循环,有的人就是有,有的人就是没有。当你摊上了有的基因,只能祈祷上帝、佛祖、玉皇大帝、元始天尊。

偶然一天,我看了徐峥的一个演讲,讲述自己秃头的经历。他说他在大学期间开始秃,然后拼命拯救无果,有一天他突然开了窍,去到理发店,将所有的头发剃光,然后仿佛获得了新生一般,昂首起来。

看完他的故事,我突然也放下了,渠道理发店,让tony老师给我刮成光头,但tony老师婉拒了我的要求,他说你不适合,还是剪卡尺吧。

转眼间又过了四年,再看世界杯,橙衣军团已经不见了踪影,属于三棍客的时代彻底过去了,当他们在世预赛中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后,属于他们的郁金香凋谢了最后一支花朵。

但作为一个喜欢荷兰队的人,看到这一幕的我却没有丝毫的波澜。就像我看到罗本的脑门,然后淡然一笑,对自己说:

所以奉劝为秃头所不安的诸君,保持良好心态,笑看人生百态。切记相信街边生发馆与看到你脱发就蠢蠢欲动的托尼老师,如果实在忍受不了,就试试之前医生给我开的药丸,因为那是目前被证明唯一有效的止脱药物。它的名字叫:

Related Posts

英雄联盟电竞经理助力出征 评分竞猜赢全套选手卡

英雄联盟电竞经理助力出征,评分竞猜赢全套选手卡。9月2…

世界杯故事(4)——1950年巴西世界杯(视频)

1950年巴西世界杯是第4届世界杯足球赛。比赛于195…

巴西足球史话:封闭集训+打平即夺冠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?

曾经有这样的一支足球队:他们以举国之力选拔出了最好的足…

当年日寇对粤东进行轰炸兴梅地区后方以足球和武术支援抗战

客名君按:今天写一篇抗日战争时期兴梅地区一些贤达以足球…

英超28年历届冠军曼联13次冠军居首3支球队各拿1次

英超在1992年开始改名为英超,1992年2月20日英…

4月5日NBA:骑士VS魔术黄蜂VS热火火箭篮网老鹰猛龙

原标题:4月5日NBA:骑士VS魔术,黄蜂VS热火,火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